www.82843.com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82843.com >

美国对华策略呈现大反思 将有根天性调剂? 特朗普 中

发布日期:2021-02-04 05:51   来源:未知   阅读:

  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大辩论是朝野共舞、府会同台,政府亲身上阵引领、定调。白宫《国家平安战略报告》公开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宣告既往对华战略彻底失败;五角大楼《国防战略呈文》宣称美国安全的重要关心不再是可怕主义,而是大国间的战略竞争,中俄首当其冲;《核态势评估》讲演则将中国同俄罗斯等并列,视为美国核保险的主要要挟。

  ● 另一方面,这场对华战略大辩论仿佛不分左右一边倒地责备中国,呐喊重置对华政策的基调,这表明美国战略界对政府的对华基调并非完整被动接收,而是心领神会并乐见其成。

  政府内缺少对中美关系有深入懂得的重要人物,加之频繁的人事变动,客观上给中下层官员尤其是少壮派官员提供了空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那种直抒胸臆式、针对性极强的对华政策表白,露出出的正是这样一种情感化色彩。

  在战术层面,紧盯经贸关系这一点而不计其余,不切实际地寻求吹糠见米的奇效,一旦未未遂便野蛮无理不择手段;在战略层面,则轻率地自我否认、果断地自认吃亏,最终匆促地取舍从“战略对手”的视角计划新的对华战略。

  ▲材料图片: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顶峰论坛高等别会议在北京国度会议核心举办六场平行主题会议。(新华社)

  面对美国对华战略的可能变化,中国的战略核 心应当是防备、塑造、筹备,即千方百计预防中美之间可能呈现的问题、挑战、风险;利用我们未然具备的实力和影响力,去尽可能地塑造健康稳固的中美关系;同时预备一旦塑造不力,我们有足够的措施应对最坏的终局。

  ● 其三,将来五至十年是中美战略竞争的要害期,如不有效应答,中国将势不可挡,超出美国只是时光问题。

  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更濒临中华民族的巨大振兴,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咱们面临的挑衅跟危险越多,碰到的阻力和矛盾越大,行动处事就更要如履薄冰,坚持谦逊谨严的心态。其余如合纵连横、同一阵线,应用抵触、两面下注,好处交汇、危机管控,必要时敢于奋斗并擅长以斗争乞降同等等,都是在中美关联进入策略相持期必需保持的政策和策略。

  从战略基础来看,长期构成中美关系压舱石的经贸关系当初反而成为最凸起的问题,而类似冷战时期共同应对苏联、“9?11”事件后结合反恐这样的安全基础目前也基本不存在。特朗普执意退出巴黎气象变化协议,令支持双边关系的气变合作也受到侵蚀,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关系涌现平稳摇摆也就不令人意外。

▲资料图片:1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现,盼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期观点,准确对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同中方相向而行,互相尊敬。

  从气力对照看,两国从以往的“(一)超(多)强”关系变为“老大老二”关系,形成战略竞争格式也就在劫难逃,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也是难以回避的历史基本法则。“修昔底德陷阱”命题之热炒就源于此。

  由此,两国近百年来首次在亚太地域迎头相撞,双方既无历史教训可循,也无现成门路可走,只能艰巨地探索共处之道。在这一过程中,彼此往往从最坏处、对号入座式看对方的一举一动,天然加深了战略猜疑,加大了战略风险。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讨院副院长

  原题目:袁鹏:从大辩论看美对华战略走向

  结果,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两国错失了构建协作共赢新框架的历史机会。二心想着“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则罗唆重整旗鼓,走上关闭守旧的旧路。

  官方威望报告如此高密度、赤裸裸地将中国列为主要挑战,甚至威逼,对塑造美国对华战略辩论的环境发生十分恶劣的影响。而美国商务部时隔20多年首次发动“自上而下”的对华“双反”考察,无疑是给本已非常重大的美中商业摩擦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面对这些根本性变化,中美双方实在都不适应,症结在于如何与时俱进调适心态、调整思路加以因应。中方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倡导,恰是基于此的一种主观尽力。遗憾的是,美国不是去响应其中的踊跃意思,而是刻意放大其“谋略”颜色,虚与委蛇,最终将其束之高阁。

  ● 一方面,政府参加甚至引领这场大争辩,表明特朗普团队中对华不满的人物试图主导对华决议。

  美国朝野此番对华辩论简直众口一词指责中国,另一主要诱因是对近年来中国对美认知的误读或“过火解读”。美国以为中国目前有意轻忽美国实力,奇妙松动美国秩序,并开端逆向影响美国思 想文明教导领域,实施所谓“锐实力”,所以美国必须施以色彩、晓以利弊,让中国知所进退。

▲特朗普(美联社)

  假如说美国历史上成功应对了几乎所有战略对手(或者说“老二”),因此积聚了丰盛的战略经验和战略伎俩,那么今天面对的中国,则是一个“三合一”或“四合一”式的全新复合型对手,任何单一的手腕似乎都不足以应对。

  ▲资料图片:2017年12月26日3时44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央用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胜利将遥感三十号03组卫星发射升空,卫星进入预约轨道,发射义务取得美满成功。(新华社)

  上述特色同特朗普的世界观、中国观及其团队形成也多有关系。作为崇尚实力、善于交易、不循常理的房地产商,特朗普身上兼具里根式强硬和尼克松式变通,他用“有原则的事实主义”自我定义似很贴切。其中国观多源于此前做生意的阅历,以及一些对华极其派人士的思 想灌注,因而带有片面性、随便性和狭窄性。

  美视中国为主要挑战

  但从深远看,美国对华战略无奈跳出上述“五位体”的总框架,只是根据不共事态、依据互动情形排列组合罢了。这框架较过去“接触加遏制”的两面性政策多几个维度,体现了新时期中美关系的特别庞杂性或多面性。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8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北京国民大会堂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举行会谈。谈判后,汪洋与罗斯和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独特见证特朗普总统访华局部贸易结果的签约。(新华社)

  但毋庸置疑,“全面竞争”已成为美国对华战略的基础起点,“平等互利”、“基于规矩”、“成果导向”成为对华战略的总准则。在这一根本框架下,美国战略界人士在对华战略设计上主意“不躲避竞争,不废弃配合,不害怕抗衡”。

  本轮美国对华战略大辩论之所以出现出新特点并得出以上初步论断,有结构性原因,也有政策性原因,同时跟特朗普执政作风不无关系。

  中美关系浮现四大变更

  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事美国历史上从未遇到过的全新的战略对手。这个对手相似苏联那样版图广阔,拥有相称的军事实力,但抉择了条有别于苏联的合乎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与经济全球化相融会而不是相脱离,与现有国际体系相磨合而不是相抵触,独立自主建设中国特点社会主义的和平发展途径。

  美对华认知狭隘片面

  美国当政者本日所纠结的,偏偏在于对这样的中国不知如何是好。全面遏制恐损人也损己,全面接收又放不下身段,放任自流则担心生变、心有不甘。如斯看来,未来美国对华战略恐怕仍是绕不开竞合两面和软硬两手,任何简略化、单一化的战略终极恐都行不通。

  它拥有当年日本那样的经济金融规模,却更加独破自主,更有潜力,更具韧性和战略盘旋空间。它占有欧洲那样奇特的文化体制和价值系统,却更具凝集力和容纳力,也就更有性命力。它还领有像印度那样的宏大的人口范围,且在2020年将宣布全面脱贫,走上城市化、古代化和国际化。

  ● 其二,美国既有对华战略虽难说完全失败,但能够说基本生效,亟须改弦更张进行调整重置;

  ▲资料图片: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把中俄称为美国的竞争对手。(CNN视频截图)

  主要策略是塑造对美有利的“软制衡”环境和束缚中国的各种规则,以及加大针对性强的军事准备、外交围堵和经济高压,大体是接触、遏制、规制、竞争、合作等五方面策略的有机联合,当前阶段其遏制、规制一面表示得更为突出,尤其在经贸领域更加平易近人。

  着眼未来,首先要夯实基础、做好自己,尤其是对美国施压最甚、风险最大的金融、保险、服务领域,做好家庭功课,迎接更深档次的开放。其次要动摇信念、保持耐烦。从久远看,中美实力差距在缩小,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是一个长期进程,中美关系要服务于中华民族伟大中兴的总目的。再次要谦虚谨慎、步步为营。

  这场大辩论仍在进行中,但好像多少个初步的共鸣正在构成:

  目前的情况是,美国在对华认知上形成了若干新共识,但下一步采用何种战略因应则尚不谜底。国会近期频频举行各种主题的涉华听证会,旨在汇聚共识造成对策。遍览美国各大智库的报告和学者们的著述,好像也没有谁供给什么有效的药方。何甚至此呢?

  美国两党各派在海内政治议题上虽争议颇多,甚至爱憎分明,但在对华问题上则异口同声,动身点虽有不同,但指向却高度一致,这一点是同以往几回对华大辩论最大的不同。

  当前,一场暗斗停止之后规模空前的对华战略大辩论、大反思、大调整正在美国演出。其介入者之众,政界、学界、商界、军界无不参与其中;议题之广,从经贸、安全到人文、科技几乎无所不包;水平之深,辩论直逼一个主题,那就是美国对华战略是不是须要来个根天性的大调剂。

  何况在众多领域和众多议题上,这个对手还是美国必须依附的合作搭档,这个对手同美国在经济金融上已经深度彼此依赖,这个对手始终坚持发展中美关系,提倡“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

  从构造性起因看,基本还是中美关系从前十年来的巨变,主要是力气之变、战略之变、基本之变、环境之变,四大变化同时来袭,令美国应付自如、莫衷是。

  美对华战略“五位一体”

  从战略环境看,中美关系对内受各利益群体的掣肘,对外受“第三方”因素的滋扰,铁算盘论坛,双边关系的主轴或主航道往往由不得本人,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 其一,中国已经毫无疑难地超越俄罗斯,成为美国未来必须全力应对的重要战略竞争对手,而且这个对手已超越经贸范畴和亚太区域,是全方位和寰球性的;

  从战略态势看,两国由以往的绝对隔离、间接过招演化成现在的直接对峙、正面博弈,其源头始于美国战略重心从欧洲、中东忽然全面转向亚太,来到中国的家门口。而几乎同时,中国对外战略转向建议“一带一路”,开始全方位“走出去”。

义务编纂:张建利

  此外,以往的辩论基本是在“接触+遏制”“竞争+合作”的大框架内,辩论的焦点往往是对华接触多一点,还是遏制多一点,中美是竞争大于合作还是合作大于竞争,这次则似乎摆明要跳出这个三十多年的对华战略大框架,另起炉灶,构建一套对华战略的新框架或新范式。

▲美国《核态势评估报告》封面(美国国防部网站)

Power by DedeCms